在一陣迎面吹來的風中,她們如花瓣般在風中蹁躚。我看不清她們陌生的笑靨,我只知道當她們編織的文字如流光般呈現在我的面前時,她們便吹進了我的心靈。從此,在我的心中神采飛揚。

菊花——李清照

是那個“沉醉不知歸路,興盡晚回舟,誤入藕花深處”的兩頰緋紅的少女,踏著帶著醉意的舞步,盈盈地從遠處走來;是那個“此情無處可消除,才下眉頭,卻上心頭”的妻子,孤守空房,寂寞與相思在眼中凝成憂傷的河流,在你的心頭蕩漾;是那個“至今思項羽,不肯過江東”的女豪杰,向你傳達著愛國之心,報國之意。

是這樣一名女子,下筆便如菊花般脫俗淡雅,金黃的鐵甲包不住你暗涌的憂傷,于是“簾卷西風,人比黃花瘦?!?/p>

月光花——席慕容

皎潔的月光之下,月光花綻放。于是,你來了,你踏月而來,帶著前世的記憶和淡淡相思的味道。你說你愿化作一棵開花的樹,卻只是讓自己最后調落了一地的花瓣;你說當年逐漸隱沒在落日后的群嵐,青春便成了一本太倉促的書。

你如月光一般,只在月光下,慢慢地盛開,再緩緩地凋零。只是在某個新雨后的夜晚,潤濕的空氣中傳播著青澀并且純凈的味道,偶爾地被我嗅出你的往昔,繪出你的容顏。

野玫瑰——三毛

人們說,沙漠之所以美麗是因為在沙漠的深處藏著一口井。于是,你肩負著美好的理想去了,于是,你不顧親人的勸阻去了,去了那遙遠的撒哈拉,去尋找那一口只屬于你的井,日日夜夜為你存在。

你像風雨中的野玫瑰,帶刺,堅韌的外表蓋不住你原來柔軟的心。但你任風吹雨打,在荒無人煙的沙漠中,你咬牙,堅持住了,柔弱的心在艱辛的旅途中變得勇敢、無畏。

這些花瓣不時地在我心中飛揚,揮灑著歡笑與淚水,她們帶著不同的故事在我的心靈中飛揚,旋轉,舞蹈,最終沉淀在我心靈深處,永不腐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