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君不見(jiàn),黃河之水天上來(lái),奔流到海不復回。君不見(jiàn),高堂明鏡悲白發(fā),朝如青絲暮成雪”,正如太白之詩(shī)所言,君可知世事無(wú)常,人間百態(tài);君可知,福兮禍兮難所依?此間難以說(shuō)清,此亦難以道明。

蘇洵曾言:“賢者不悲其身之死,而憂(yōu)其國之衰?!闭\然,賢者以國運之興亡衰微為己任,不悲身死,不懼名滅,此乃國之肱骨。

既有“黃沙百戰穿金甲,不破樓蘭終不還”的慷慨獻身,亦有“夜闌臥聽(tīng)風(fēng)吹雨,鐵馬冰河入夢(mèng)來(lái)”的無(wú)奈憤懣。也正是有這些不畏生死,赤膽忠心的愛(ài)國之士。中華民族,才在五千年的歷史長(cháng)河中更加的熠熠生輝,源遠流長(cháng),展現出蓬勃的生命力。

而,越是千鈞一發(fā),越是存亡一線(xiàn),越是國難深重。越可體現人性的可貴,真情的無(wú)價(jià)。

可曾銘記,眼角斑駁卻依然堅定奔赴前線(xiàn),鐘南山耄耋之年臨危受命,肩負救民于水火,舍己為人,此乃真正的國士無(wú)雙;可曾銘記,一枚枚鮮紅手印鋪滿(mǎn)請戰書(shū),一位位醫者“不計報酬,不論生死”,家國天下,書(shū)寫(xiě)華夏慷慨的篇章,褪去華服,剪斷青絲,換上白衣。此刻的他們,用生命筑起道道高墻。生死茫茫,陰陽(yáng)相隔,誰(shuí)都會(huì )懼怕??伤麄冎灰驖M(mǎn)腔愛(ài)國之情,亦只為安定國家。舍棄小我而救中華。

醫者赴前線(xiàn),愛(ài)意牽萬(wàn)家??煽匆?jiàn),除夕夜,燈火通明的口罩工廠(chǎng);可看見(jiàn),舉國上下,源源不斷的捐款匯來(lái);可看見(jiàn),全球友人為中國吶喊:Chinafighting??;可看見(jiàn),海外華人華僑寄來(lái)救助品。

曾有言,“所有的細微之下,都隱藏著(zhù)春暖花開(kāi)冰面破裂的巨響?!笔前?,面對苦難,災害,人類(lèi)永遠都是渺小的。會(huì )絕望,會(huì )哭泣。但,不要放棄,看那來(lái)自五湖四海的愛(ài)意,更要相信,生命自有它蓬勃的奧秘,生長(cháng)的軌跡。因為啊,微茫的希望之火往往在不經(jīng)意間熊熊燃燒。

可賢者有,國之衰微亦有。

近日以來(lái),感染人數依舊不斷攀升,籌集匯款遲遲無(wú)法抵達前線(xiàn),野生動(dòng)物依舊售賣(mài)…。凡此種種,不得不說(shuō)這是武漢政府的不作為,這是無(wú)良奸商的無(wú)底線(xiàn),這是紅十字會(huì )的不透明,這也是我們大多民眾的無(wú)可奈何。此時(shí)的中國依舊有太多不得不直視的黑暗之處,前幾日,題為《我的母親在武漢病房去世》讓大家紛紛落淚,為什么?因為這是我們的大多數,普通的不能再普通,經(jīng)營(yíng)著(zhù)一個(gè)不大而溫馨的小家,卻在面對病魔時(shí)無(wú)可奈何,面對親人離世,撕心裂肺的痛。

所以,自古以來(lái),賢者有,不懼生死奔赴國難,卻依舊難阻國之衰微。但,請相信,面對國家危難,每一個(gè)華夏兒女都盡自己的一份力量。我們,都伸出自己的雙手。

或許如狄更斯言“這是最好的時(shí)代,也是一個(gè)最壞的時(shí)代”,但只要將違法者繩之以法,加大政府部門(mén)的透明化,斬除官僚風(fēng)氣,中國將會(huì )更加欣欣向榮。

余光中曾說(shuō)過(guò)“我的國家,依舊是五岳向上。一切江河依舊是滾滾向東,民族意志永遠向前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