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兼善中學(xué)第八十六屆運動(dòng)會(huì ),屬于初一到高二學(xué)生的節日,屬于我們這群青年。

青年,這詞真好,感覺(jué)充滿(mǎn)希望,如果你還心安理得地晃蕩過(guò)運動(dòng)會(huì )并感覺(jué)這一天與其他日子并沒(méi)有什么不同,恭喜你,說(shuō)明你還有挺久可以晃。我和我的朋友們,卻陡然發(fā)現我們能參與的運動(dòng)會(huì )已經(jīng)寥寥無(wú)幾了。

有些東西,不曾失去,就很難知道它的珍貴與無(wú)可替代,比如健康,比如青春。你不想揮揮霍霍,渾渾噩噩,于是去聽(tīng)已經(jīng)失去它的人怎么說(shuō)。假期看了點(diǎn)高曉松的《如喪》,一個(gè)曾經(jīng)活得瀟灑、極致的青年在步入中年后對青春的回望和致敬。直擊我內心的是他平平淡淡的一句,“青春就是回想起來(lái)特別慌張的日子,那些日子毫無(wú)準備的就沒(méi)了?!?/p>

我想我能想象,我想我懂,可我一點(diǎn)兒辦法也沒(méi)有,日子依舊慌張,青春離去的那天,我依然會(huì )覺(jué)得毫無(wú)準備吧。

有時(shí)候覺(jué)得自己心里住著(zhù)一個(gè)老人,真的很少有類(lèi)似“年輕真好”的慶幸與感嘆,對青春華麗、燦爛的印象,更多的來(lái)自已經(jīng)讀懂而又失去青春的人們對它的留戀,還有瘋玩兒時(shí)長(cháng)輩們眼底里的流出的羨慕。因為這些,讓你恍惚覺(jué)得擁有它,你就應該與眾不同,你就應該大有作為,你就應該轟轟烈烈。然后一次又一次地嘗試,碰撞,掙扎,直到灰心,沮喪,委屈,于是你問(wèn)自己是否注定平凡?

青春是個(gè)挺殘酷的階段我這樣想小小少年,很少煩惱,歌兒里這樣唱,雖然年少時(shí)絕無(wú)法認同這話(huà),如今你卻怎么也想不起曾經(jīng)煩惱過(guò)你的到底是什么;極少數的人,成功了,在很年輕很年輕的時(shí)候,然后他們被作為典范被各種媒體大加宣傳,這樣的故事里,永不落下的臺詞是“出名要趁早”。你看看他們,再看看自己,更挫敗。

我們都一樣迷茫,大片大片的迷茫。

不是每一滴水都難有幸擁抱大海,我知道,至少在我再憶青春的時(shí)候,帶點(diǎn)得意地對子孫們說(shuō):看,我曾離那片大海很近很近。

更棒的是,還擁有一個(gè)在青春中奔跑過(guò)的故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