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這幾天得了比較嚴重的口腔潰瘍,嘴巴疼得厲害,爸爸媽媽看到我難受的樣子,都想方設法的希望我快點(diǎn)好起來(lái)。

前天媽媽給我開(kāi)了兩天的藥,可我把藥吃完了,嘴里的口腔潰瘍也不見(jiàn)好,所以今天早上媽媽建議我去打一針,說(shuō)打針好得快一些,不過(guò)我聽(tīng)到要打針,死活也不肯去。最后還是奶奶勸我說(shuō)只去看開(kāi)藥不打針。我才同意和奶奶去診所。不過(guò)在我和奶奶剛出門(mén)后,媽媽就給爸爸偷偷打了一個(gè)電話(huà),讓爸爸立刻到我開(kāi)藥的地方強行讓醫生給我打一針。結果我跟著(zhù)奶奶到診所以后,這里沒(méi)有人看病,所以沒(méi)多大一會(huì )兒就把藥開(kāi)好了,奶奶并不知道爸爸要過(guò)來(lái),所以開(kāi)過(guò)藥后就帶著(zhù)我回家了。當爸爸到達診所后發(fā)現我們不在那里,就給奶奶打了一個(gè)電話(huà),了解到我們已經(jīng)快到家了,爸爸只好也回到了奶奶家。爸爸一到家,就被媽媽批評了一頓,說(shuō)爸爸去的太晚了。

我真的很怕打針,今天是我比較走運,逃過(guò)了一“劫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