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辰的一生,亦如人。從宇宙出現開(kāi)始,直至幾萬(wàn)億年后,開(kāi)始發(fā)光,展示它的明亮。也許只有短短的紀念,但也會(huì )讓人記得。它,存在過(guò),并且一直在那里。

夕陽(yáng)慢慢地消失了,開(kāi)始了屬于夜晚的表演。我和姐姐正走在被數十盞路燈照射的林間小路上,聊著(zhù)些閑雜事。無(wú)話(huà)題時(shí),姐姐向夜空中望去,我也同她向上看,看見(jiàn)了一幅難忘的景象:墨色的夜幕中,唯一一顆星辰,鑲嵌在夜幕中,綻放著(zhù)獨屬它的那份璀你看,那顆星就是奶奶,一直在看我們,”組的一句話(huà)如一適水珠滴入我的內心,在我心上泛起層層暈圈,讓我想起那個(gè)夏天那個(gè)有悲傷記憶的夏天。

那年,夏天,奶奶離開(kāi)了我們,走向了她的極樂(lè )世界。我們雖有萬(wàn)般不舍,可她還是毅然地丟下了我們。她走的前一個(gè)月,因摔傷進(jìn)了醫院。那時(shí),我不懂事,不曉得我們會(huì )那么快分離,倔強地不去看望。在母親的萬(wàn)般懇求,我還是去了。

那個(gè)地方,充滿(mǎn)了不喜歡的顏色,彌漫著(zhù)討厭的味道。我悄悄地躲在那個(gè)死角里,靜靜地看她。她獨自一人躺在病床上,格外孤獨。燦爛陽(yáng)光落在她身上顯得蒼白,身邊的病床的慰問(wèn)聲飄到她那顯得聒噪。因為生病,她的頭發(fā)全部掉光了,也許是想掩飾些什么,帶起了她的棉帽子。她的一切與身邊格格不入。

待我們走進(jìn),她一掃先前的孤寂,打起了她能拿得出的所有精神,用她那干練而又蒼老的歲月之聲與我母親噓寒問(wèn)暖。母親問(wèn)她在醫院里過(guò)得怎么樣,她說(shuō)挺好的?;叵胪昃衽c前幾秒落寞的奶奶,我的鼻尖一陣澀酸,偏過(guò)頭去。又聽(tīng)到母親提起我,奶奶的聲音里總算有了些盼頭,有了些精神氣,母親說(shuō)我挺好的,奶奶便說(shuō)到那就好,那就好。就在那一瞬間,我抑制不住自己的眼淚,覺(jué)得從前的全部嘮叨、嫌棄、麻煩在此面前都不屑一顧。

再抬頭一望,那顆星已經(jīng)若隱若現,我忙拿起手機,拍下這一幕。人的一生,亦如星,從成長(cháng),到青春,再到暗淡。但至少它,存在過(guò),并且一直在那里。